有时犯傻有时腹黑,我就是红蓝性格的结合体!欧耶!我有毒,请慎用~

“  何 须 问  ”


三个字

三张图


我看完后的感受

尽在这三个字里


“ 何须问,何须问,何须问...... ”

+

黄金时代与意外艺术

我备考时,看了意公子的节目: 

王希孟年少轻狂,绘画上才华横溢,18岁时,六个月就完成了流传千古的12米巨作,千里江山图。


石青,石绿,一幅具有开创性的青绿山水,运用了三远法。笔墨与宋徽宗相比,虽然稚嫩,但生机勃勃,充满了少年的桀骜不驯和潇洒。


可能他青春洋溢的年纪没有经历过太多岁月打磨,棱角分明,令人羡慕。


意公子以王小波的«黄金时代»,为本期节目结尾,短短几行字,她居然在读到“生猛”的时候,哭了。


我开始愣了一下,一瞬间也理解了。

有些书,你浏览它清淡的文字时,内心平静无波。


但当你读出来时,却已泪眼婆娑:


那一...

+

贺明叔当选!

人到无求品自高。--------陈伯崖(清)

他无奈于世道,世道也无奈于他。


加油,明叔,我挺你。❤️


+

曾国藩说

多躁者必无沉毅之识,

多畏者必无卓越之见,

多欲者必无慷慨之节,

多言者必无质实之心,

多勇者必无文学之雅。


+

网易云vs酷狗

酷狗的年度总结已经出了,网易云还没有。

网易云搜不到的歌,酷狗能搜到。

酷狗拿到播放版权的歌,网易云没有。

酷狗有煲耳机功能,网易云没有。


那么,网易云哪点比酷狗强?

网易云有两只吉祥物鹿,酷狗没有,但这吉祥物鸡肋的很,开始的新奇感已经消磨光了。


那体现在界面设计上呢?

以前或许是网易占优,但现在,也很难说了。


盛必衰,衰必盛,很多人难以接受网易云的衰落,但事实就是如此。

在app同样性能的圈子里,有个众所周知的法则 :  我有你也有,不算赢,我有你没有,才算赢,但,输赢总有个期限,音乐软件亦是如此。


+

点绛唇 (最近喜欢上苏哥的词)


闲倚胡床,庾公楼外峰千朵。

与谁同坐,明月清风我。


别乘一来,有唱应须和。

还知么?自从添个,风月平分破。

+

潜意识荒岛上的师父

在一座遥远的潜意识荒岛上。


我有一个爱喝酒的白衣师父。

师父是个神秘的人,他不止一个身份。

他的眉眼像峰峦般英俊,灵魂温润似玉。

他武功深不可测,身形快如闪电,可是,我觉得他快要死了——


...... 


梦里,我在荒岛附近的海域挣扎着,阳光下海水凉的令人窒息……

最后,我挣扎的累了,向海底深处不断下沉,下沉……


直到……


“醒了?”

我迷糊着睁开眼,正看到师父英俊的脸,担忧的看着我。

我愣愣地盯着他的脸看,剑眉入鬓,鬓角染了点华白,可他看上去还不到苍老的年纪,墨色眼眸深处的风霜,正一点点吞噬着他的生命,可他...

+

当雪落时(16)

三十三重天,兜率宫。


炼丹炉的三昧真火烧得正旺,小道童一人一个蒲团坐下来听着太上老君讲道。


太上老君气定神闲的闭目论道:“人能常清静,天地悉皆归,故无以外求……嗯?”


小道童刚听得昏昏欲睡,眼皮发沉,身子直打晃,突然听见老君声音骤停,同时机灵的朝老君看去。


只见这老道胡须一抖,手握浮尘转过身去,兜率宫的门随即关闭:“倘若有人找老道,就说老道不在。今日不讲道炼丹了,你们都各自归去吧。”


小道童对视一眼,不疑有他:“是,道祖。”

说完转身蹦蹦跳跳的跑了:“欧,终于可以玩喽!”


太上老君充耳不闻,化作青烟消失原地。



半柱香后……


兜率

+

当雪落时(15)

包裹着阳乐的光芒太过温暖,让他误以为早已回到了人间。

可他醒来的时候,眼里映入的全是昏暗,耳畔是破窗外窜进来的凄风,房顶角落还有几只黑蜘蛛伺机等待着猎物。


气氛寂静极了,阳乐视线快速环顾四周,哮天犬正趴在门口守门。


阳乐正要坐起来,手臂却碰到带着凉意的玄色衣摆,抬头看去,见杨戬正坐在他身旁,一手撑着头闭目休息。


阳乐本不想打扰他,可见杨戬呼吸沉重,剑眉紧蹙,纤长浓密的睫毛不时颤抖着,床边衣袖里的手紧紧握拳,仿佛极力忍耐着什么,阳乐不忍他一直这样,小手覆在他毫无温度的拳上轻轻摇了摇。


杨戬很快睁开眼眸,条件反射的看向阳乐,正撞见阳乐担忧的小脸。


阳乐眼见着杨戬...

+

当雪落时(14)

玉泉山,金霞洞。


在浩如烟海的古书堆里,看到一枝毛笔在疾速书写:

“心通三界者,神观天,身观地,意观水。夫神观天者,存思身居无量高空,则心中自无杂念。身观地者,应事居尘此时便倾刻无所不载。意观水者,则应水之象,随遇而安。

久持此,则每于难时,自可招役万神,无像自可凝像,无香自可出烟,是谓五气朝元之初功……”


毛笔骤停,一绿袍道人起身伸了个懒腰,满意大笑道:“真是太精辟了!”

二郎真君的师父玉鼎真人一如往日,畅游书海中。


玉鼎合上古籍,随即将毛笔化簪,束起头发,忽听内室“咣当”一金属落地声。


嗯?这内室除了放着几十万本珍藏典籍,没放什么金属物件啊……糟了,莫非是...

+

当雪落时(13)

地府,阎罗殿之上。


庞大的佛手印冲着韦护压了下来……


“你总算肯现身了……”

韦护挑眉不羁的一笑,身体却被重重击飞出去。


“咚——”

韦护背后撞到了望乡台上的幽冥魂火,荧绿色的火苗纷纷被撞落到奈何桥,“轰——”桥上瞬间燃起了绿色的幽冥鬼火。

敖寸心烛九天一齐飞离奈何桥,落到望乡台上扶起韦护。



“阿弥陀佛……”

此时,梵音声如洪钟自阎罗殿传来,整个殿宇竟然佛光闪耀。


“三公主龙魂血可收好了?”

见此情形,韦护迅速召回降魔杵,提在手上,聚精会神注视着阎罗殿动静。

敖寸心也不多言,只是握紧慈龙剑点点头。


“三位施主,何处来去,为何取龙魂血?”...

+

当雪落时(12)

噬暗之渊,石洞中。


“原来你是龙吉公主的儿子。”

杨戬了然,怪不得这孩子身有龙气,想不到龙吉公主百年后已有后人了。

杨戬脑海里浮现出龙吉公主那张清高冷傲的脸:


封神战场,她曾扬言:“我喜好清净,不喜欢被打扰。”

接着低头瞥了眼一旁风风火火的哪吒,强调道:“尤其是,稚童。”


……


阳乐并不怕这里的孤魂野鬼,他拽拽杨戬衣角,抬头淡定地问他:“还回张大嫂那吗?”

杨戬回过神来,低头温和的看着阳乐:“你若想回去,我便带你回去。”


“你和我一起。”

阳乐眼睛一眨一眨,握住杨戬的手,感受到他掌心温度比刚刚又凉了不少,阳乐皱了眉。


“好。我答应你。”...

+

当雪落时(11)

天庭,鸾凤殿。


殿内仙气升腾,琉璃盏色彩斑斓,盛满了琼浆玉液,玉柱高耸,双凤盘桓其上。


仙娥正低眉顺眼的端着精巧果盘,来来往往。


王母缓缓踱步而入,身后跟着簿华星君,隔段距离才是仙娥们,亦步亦趋的跟着二人。


“封神的天机册你可查出问题了?还有,本宫令你问封神鬼域的事,办的怎么样了?”


王母凤目瞥了眼簿华星君,挥挥手唤来仙娥,指了指玉桌上的琉璃盏,仙娥们立即端着撤了下去,王母从容做到桌旁,等着簿华星君回禀。


“禀娘娘,封神天机册里记录的商纣降将名字有些……模糊……”

簿华星君低垂着眼眸,余光却悄悄观察王母神色。


“哪些人?”

王母问。...


+

恋与制作人 • 起子哥的帅气 • 黑白


选了四张目前我觉得挺帅的卡面。

帅到掉色!


ps:  起子哥眼神太深情了......😘


新剧情啊……根本就没推进多少,都是下决心和碰瓷儿😒

+

当雪落时(10)

敖寸心心心念念她家二爷,一路狂飞往地府,把韦护他们远远甩在后面。


虽然和离了,但敖寸心还是本能的把杨戬当成自己的,尽管她知道杨戬不属于她一个人,他心里的东西太多也太大,装不下她也装不下自己。


可是,爱了就是爱了,喜欢就是义无反顾不求回报。


敖寸心被囚禁西海的八百年,杨戬也做了八百年的司法天神,他们没见过一次面。


新天条出世,三界大赦。

他们才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冬日午后,在熙熙攘攘的集市人流中,再次相遇。


看到杨戬身姿挺拔丰神俊朗的站在她面前,敖寸心恍然想起当年西海诀别时,对他说的话,她流着泪说:“把你的爱,你的遗憾都留给大家吧。”


敖寸心强迫自己忘记...

+

当雪落时(9)

凤凰山,青鸾斗阙。


张奎弃了坐骑独角乌烟兽,改用地行术,日行一千五百里,远远望见龙吉行苑的散仙们正百无聊赖,无事可做的打坐聊天。


他眯眼心生一计,幻起祥云,跳下云端,变化了一身天庭铠甲,喝道:“我乃公主在天庭的亲卫龙诚,公主没后,特奉旨来接管青鸾斗阙!”


龙吉手下的散仙们一齐望向张奎,有心机者,暗中用宝镜查探其身份真伪,然张奎法力高深,又得了噬魂王的阐教法力,修为更进一步,平常神仙根本分辨不出他的真身。


“参见龙护卫。请问您有什么吩咐?”

众仙私下检查了张奎的法身,确有天庭敕令,果然未发现异样,于是拜道。


“把这几天来往凤凰山的仙家名单给我,还有,龙吉公...

+

当雪落时(8)

噬暗之渊,元阴府门前,


杨戬给自己和哮天犬隐了身形,开了天眼,神目的光芒扫过面前府邸,只见上方有强大灵力护佑,府内多处有奇门遁甲阵法。

嗯,又是阐教的法力,这噬魂王和阐教究竟有什么关系?

杨戬暗自沉思着。


“主人……阳乐就在里面,但属下辨别不清具体位置,张奎的气味也到这儿就消失了,我们还进去吗?”

哮天犬望着脸色铁青的杨戬,犹豫道。


“再等等。”

杨戬用天眼在府中搜了几圈,都没找到阳乐的具体方位。

频繁开启天眼,分裂元神,又耗了这么久法力,着实让杨戬本就伤势沉重的身体吃不消,元神又开始撕裂般剧痛,杨戬皱了皱眉,收回天眼法力,使了个纵地金光术:“走——”

金光一...

+

当雪落时(7)

西海岸边,海浪连绵不绝。

午后海滩上,散落着零星的小贝壳,看上去一片祥和。


韦护和烛九天从云端降落到岩石上。

“没想到西海龙王也跟南冥的事儿扯上了关系,这一路行来,仙界传的沸沸扬扬。等等再下去,路上驾云太急,我先呼吸一会儿。”


韦护飞到最高的岩石之上眺望落日,金光灿灿,映红了海平面,海鸥正迎风捕食鱼虾。

韦护满意的舒展身体,伸个懒腰,顿时觉得这个冬天不太冷。


什么呼吸一会儿,明明是贪恋海景,毕竟几百年不出门了,烛九天翻了个白眼,虽然郁闷,但也表示理解。


突然,韦护目光一炬,凝神细听:“好像龙宫有法力撞击法器的声音。小龙,我们下去。”

韦护说罢,避水诀一念,直...

+

当雪落时(6)

魔龙烛九天逃出噬暗之渊后,本想再去求见龙吉公主,询问当年灭族之事,可却得知公主已经不在了,只留下一个儿子被西海三太子领走了。


烛九天寻至西海龙宫,未找到那小孩,脾气暴烈,搅得海水惊涛骇浪,虾兵蟹将也被他身上的噬暗戾气侵蚀。


恰此时,他感应到韦护转世归来,已经回了全真茅庐。


于是烛九天决定将韦护转世期间发生的事告知他,请他帮忙找到龙吉公主遗孤,再向天庭复仇。


几万里的驾云,冬风瑟瑟,烛九天的耳畔只有风声。

从下界人山人海的城镇京都,一路经过渔夫隐士们生活的树林高山,然后是大漠荒原,野人生活的地方,最后只剩大海汪洋,海上偶尔飘着几只渔船……


烛九天途中俯瞰人...

+

当雪落时(5)

人间刚下完雪,空中云气弥漫。

两条绯龙正腾云驾雾疾行中。


“四姐!发生什么事了?”

敖寸心跟着四公主穿越云海,飞往西海。


“你认识阳乐吗?”

听四公主这么一问,敖寸心心里犯起了嘀咕,这阳乐是三哥托她照料的,当时只说他是某仙家的孩子,对于阳乐,她知之甚少。

“认识倒是认识,不过不熟。他误入噬暗之渊,杨戬正想办法带他出来。怎么了四姐,他有什么问题吗?”


四公主皱眉看着敖寸心:“他不是‘误入’吧?我看他是专门去找杨戬的。西海伯父因为他,被王母派的四大天王抓到天庭审问了。”


“为什么?”

敖寸心深呼一口气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向杨戬学习处变不惊,淡定淡定。


“...

+

当雪落时(4)

噬暗之渊,元阴府。


府内门前,贪华树浮于石上,树上隐约有点点星芒穿行其中,仔细看去,都是凡人的魂灵。

府中四周黑石林立,上刻盘龙飞凤,布局似有玄机。


一阵冷风黑雾,按照卦相,九曲回肠才流进府中,化为一个黑甲青年,他跪着恭敬禀道:


“主子,二郎神破了阵,封印了三万恶魂,烛九天也回南冥了。”


“回南冥?那伤心地他还会回去吗?他是去找韦护了,只要他还没放弃向天庭复仇,就有利用价值。”


青年抬头,寻着这苍老声音的来向,依然是一团白雾看不分明,他皱了皱眉,应道:

“这次二郎神恐怕要查当年南冥屠龙案,龙吉公主已经沉睡于凤凰山,他万一出了噬暗之渊,肯定会找她。”...

+

当雪落时(3)

敖寸心一边给杨戬疗伤,一边心疼的数落着:

“还说什么你有办法带我出去,这就是办法啊?!本公主好不容易把你扔出去,你倒好,巴巴的又回来了,真当自己是救世主啊……你那三妹也是,自家二哥都……”


“寸心,你先把那些凡人带出去吧。”

杨戬阻了敖寸心还在输法力的手,心下思酎,自己若再不说话,这小笨龙还不知说出什么惊人之语来。


敖寸心朝那群凡人望去,见老弱妇孺皆被噬暗之渊的戾气蚕食,身体青一块紫一块,有的孩子才六七岁,胖乎乎的喊着“娘”。

敖寸心一愣,赶紧回头问:“那你呢?”


“我去把阳乐那孩子找回来。顺便有件事要查。”


杨戬若有所思的瞥了眼刚刚神秘人离开的地方,那法力流...

+

当雪落时(2)

噬暗之渊。


一片荒野,岩石林立,黑风呼啸。


敖寸心被魔龙烛翼施法定住,嘴上却闲不住:“你在那摆什么奇怪的阵法啊?你放了我,说不定我能帮你呢!”。


烛翼蔑视的白了她一眼,这女人怎么这么聒噪:“放了你,哼,妄想。我们殿下料定,有你在,司法天神必会回返。他不是身负阐教引以为傲的九转玄功吗,这破九玄阵就是专给他准备的。”


“哎,你和你们那个殿下误会啦,杨戬根本不喜欢我。他不会来的。”

敖寸心对烛翼一脸真诚赔笑道,杨戬你可千万不要来啊!


烛翼收了功,破九玄阵完成,只见那阵闪了几下寒光,就隐秘于荒野中了。

“我不管他是不是为了你,就算是为了这些凡人,他也一定会来。”...

+

当雪落时(1)

寒冬腊月,冷风飘雪。

有人觉得冷到骨子里,有人却乐得发热。


院子里,三个孩子一边疯跑,一边互相扔雪球,打得不亦乐乎,吵吵嚷嚷,愣是把原本清冷的地方,噪出了几分暖意。


杨戬站在积雪的门前,远远望着他们玩闹,不禁想起他小时候的事,心里划过瞬间的黯然,那样的时光太过短暂,不知是自己没福分,还是因果使然。


“留神点,别摔着。”

他仍旧冷着脸,眼里却禁不住溢出一抹温柔。


如果可以,他真希望看着他们健康长大,希望他们从未体会过自己那样的童年。


可是,他要离开,他要去噬暗之渊救一个人,一个对他很重要的人。


“轰隆——...

+

现在的我们总是嚷嚷“人间不值得”,是因为我们知道,有时候,抓住幸福比战胜痛苦更需要勇敢,被生活痛扁之后,丧气比趴起来笑脸相迎更容易。


能做到的人非常的迷人,就像我曾经看过的«金三顺»一样。


她很胖,但是胖的坦荡。

她很容易开心,也很容易伤心。

她喜欢做美味的糕点,也喜欢吃所有的美食。

她不刻意的去追求,但是却拥有抓住幸福的勇气。


正如振轩说的那样 :“ 你最大的魅力,就是不知道自己多有魅力。 ”


+

对善良最大的考验,是相信别人和我们一样善良,相信别人和我们一样,明知有那么多不善良的选项,却依然选择了善良。———— 黄执中

+

« 康熙王朝 » 最雅美的情话 :


玄烨 : “ 苏麻姐姐,宫里的绫罗绸缎,你终生享用不尽,为何夜夜如此? ”


苏麻 : “  …… ”


玄烨 : “ 朕有时候,真想成为你手中的丝线,也被你织成千丝万缕…… ”


皇室御用情话技能满级!


+

灯火

《神的随波逐流(番外)》

ps:无关主线剧情,纯粹瞎写2333


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

“轰隆——”

一声巨响撕裂了漆黑的暗夜。


乌云翻滚。电闪雷鸣。城市陷落。

遍地看不分明的横尸和呜咽声。


“滚开——!”

“等等我!”

“啊——!!!”


人们疯狂朝着前方微弱的光亮涌去,我震惊的被人群推搡着向前。


哭喊声不绝于耳,人们也越来越疯魔。


突然,身旁男人为了护着妻子孩子,一刀捅向阻挡前路的老人,一瞬间滚烫的血珠飞溅了我满脸,凄厉的惨叫声凌迟着我的心脏。


我拼命撞...

+

万万没想到 :


所谓的 «学霸笔记» 竟然不如我的笔记 ? !


OMG !

Excuse me ?

Are you kidding ? ?

那我买你还有何用 ? ? ?


我决定了,把这本秘籍传给后代,让他们瞻仰,这是一个不被世人称为  “学霸” 的普通人的普通笔记。


有多少人这样悄悄的优秀着。

有多少人默默的平凡而认真。


有多少人甚至从不观赏自己,不知道自己是多么令自己倾心。


+

«秋天的怀念»

«我与地坛»


这是我上学时唯一看哭的两篇课文。


可能是史铁生坎坷压抑的经历,使得他写的东西显得非常浓烈而深情,非常绝望又充满了希望。


他笔下的母亲朴实无华,甚至带着悲苦的色彩,但是她对儿子的感情沉甸甸,让他不得不继续活下去,接纳这世间的残酷,同时,也享受着一切幸福。


在 «我与地坛» 中,他曾写道: “我常以为是丑女造就了美人,是愚氓举出了智者,是懦夫衬照了英雄,是众生度化了佛祖。”


他看得很透彻,所以更加珍惜也更加不舍。


这张图中的内容是我很喜欢的一段话,语言辗转反侧...

+

© Corrine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