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时犯傻有时腹黑,我就是红蓝性格的结合体!欧耶!我有毒,请慎用~

万万没想到 :


所谓的 «学霸笔记» 竟然不如我的笔记 ? !


OMG !


Excuse me ?


Are you kidding ? ?


那我买你何用 ? ? ?


我决定了,把这本秘籍传给后代,让他们瞻仰,这是一个不被世人称为  “学霸” 的普通人的普通笔记。


有多少人这样悄悄的优秀着。


有多少人默默的平凡而认真。


有多少人甚至从不观赏自己,不知道自己是多么令自己倾心。


+

«秋天的怀念»

«我与地坛»


这是我上学时唯一看哭的两篇课文。


可能是史铁生坎坷压抑的经历,使得他写的东西显得非常浓烈而深情,非常绝望又充满了希望。


他笔下的母亲朴实无华,甚至带着悲苦的色彩,但是她对儿子的感情沉甸甸,让他不得不继续活下去,接纳这世间的残酷,同时,也享受着一切幸福。


在 «我与地坛» 中,他曾写道: “我常以为是丑女造就了美人,是愚氓举出了智者,是懦夫衬照了英雄,是众生度化了佛祖。”


他看得很透彻,所以更加珍惜也更加不舍。


这张图中的内容是我很喜欢的一段话,语言辗转反侧...

+

少年时,我最美好的梦,就是武侠梦。


最想成为像金老笔下一样的大侠。


虽然他走了,但他写的武侠精神至今激励着我。


即使遇到再魔鬼的挫折,也会像大侠一样扬眉一笑,勇往直前……



谨以拙笔表达我对金老的悼念。



送金老!😭




+

• 论一个游戏深度的重要性 •



这是恋与游戏里的几句台词,游戏能做到这种深刻程度不容易也很少见。



这充分说明,游戏不仅具有多巴胺的愉悦,也有刺激大脑思考的作用。



凭这几句台词,我顿时觉得玩恋与不是全在浪费时间。



不是过家家,不是傻逼一样的哈哈大笑,反而能在生存和道德的高度上,俯瞰人性,又理解人性。



我也是全人类的一员,对此,我愿意表达自己的感谢,不仅仅为了这几句台词而已。



+

不知道神仙为什么这么喜欢用山压人,杨戬想,那么多座山,像一座墓碑。



每座山下也许都压着一个曾自由的魂灵。



也许诸神以为山是永远不会崩塌的,但杨戬知道,没有什么是永远的,不论是华山还是五行山,沧海桑田不过是瞬间的事,五百年罢了,杨戬在等着那一天……

+

【神的随波逐流(二十三-遗失幻境)】

我感觉自己已经等了很久,刚刚听到上空强烈的震动,隐约还听到“清源”的名字,难道这个救我的人是清源?



遗士不想清源孤独的走下去,暗中将闭音界打破一些,他想知道如果杨小哲知道救她的是清源,她会有什么反应。



“我只是想证明清源这么做值不值得。”他对自己这么说道。



幻境上空。



“你只需做母亲安插在我身边的眼线,其他事你不必插手。母亲并未察觉这不是我的梦,她利用我的血液,不过是想监视我逼我就范,胁迫杨小哲把感情给我。”


清源脸色更惨白了些,神情却很平静。



“就这么简单?那你是怎么让瑶离开的?”


遗士看着清源皱眉问道。...

+

【神的随波逐流(二十二-神非神)】

“清源,多时不见,不知你的功法可有精进?”


遗士神显出真身,竟是个英俊的少年模样,他停驻上空,紧握殉道剑,语气虽轻佻,但牙齿暗咬,竭力压制自己的火气。



“我来不是为了和你做无谓的兵刃相向。”


清源旋转刀花,把三尖两刃刀背于身后,肃然道。


“我不管你为了什么!想和我做交易,你就和我打一场!”


遗士拿剑直指清源,剑锋寒光闪闪,清源心里无奈,面上却冷笑,手中三尖刀一翻:“好,我倒要看看你如今长进了多少。”



他手势一转,锋利的刀尖格开殉道剑,直刺遗士面门。


遗士连连后退,举剑击在清源的三尖刀上,往上一挑,清源看似攻势甚猛,实际上根本没用几分力道...

+

这首歌我最喜欢的两句歌词: 

总有一砚风雨,流连过峰石贫瘠

总有一纸淋漓,恣意如虬根百曲

+

你害怕一件事,可还是要去做,那才是勇敢。——尼尔·盖曼 ​ ​​​

+

歌女的歌,舞者的舞,剑客的剑,文人的笔,英雄的斗志,都是这样子的,只要是不死,就不能放弃。


+

我有一壶酒,足以慰风尘。

倾尽江河里,赠饮天下人。

+

【神的随波逐流(二十一-魔与幻象)】

 “清源,望你不要后悔。”


那妇人皱眉远眺着两个逐渐消失于视线的身影,冰冷的神情有了丝意外和隐隐的厌弃。


“哎..等等...我...快喘不动气了......”


我往后拽了拽他的手,呼哧呼哧喘着,一路被浓烟呛得不能呼吸,直到接近操场,火势小了点才敢停下脚步。


他站定,回头看了我一眼,道:“这里的火并非真实。”


“啊?”


我诧异地抬头看向他,顿时一愣,眉若远山,唇如菱角,清俊却过分严肃的容颜,眉间疲惫萧索的痕迹,漆黑深邃的双眸,仿佛盛满了大海星辰。


那双眼睛也正漠然的看着我,没有丝毫情感,也毫无波澜,像在看一个与自己无关的生物,没有怜爱也...

+

你坐拥墨色,却赋我星河。


这句话真实剖析了许墨其人。❤️

+

【神的随波逐流(二十-降临)】

校园大火依然不断蔓延,很快殃及了周围的居民楼。

我用湿巾捂住口鼻,小心躲闪着烧焦的建筑木板,留下的课本书包已经被火烧的发黑,我忍着高温,寻着哭声来到三楼。


走廊里,我迅速打开一个个教室门,教室里却空无一人,只有凌乱散着的校服和课桌椅,秋风带着火,卷起地面正燃烧着的卷子课本,火星四溅......


火势比我预想中漫延的要快很多,这令我大感意外。

最令我奇怪的是,自从进入学校,听力好像丧失了,除了风声,什么也听不到。


浓烟滚滚,火焰烈烈,所有教室门全部大开,我来来回回进出跑了很多次,最后竟都回到了一个地方。我嘲笑着自己的愚蠢和自不量力,杨小二是神,我还奢望他心里残留一点人的情感...

+

他眼里没有一点自私的情绪,那样深,又那样澄澈。

当一个人集中凝视着自己的不幸跟痛苦时,往往忘记别人也处在苦难之中,而他永远不会。

面对这样伟大的人格,那些猥琐在利益夹缝中生存的人都会自惭形秽。

我不是一个合格的作者,因为我可以写出他的风华,却无力写出他温和笑意下的痛楚,我可以写出他绝妙的武功,却不忍形容他眼泪的温度,我可以写他的盛名显赫,却无法描述他长久的寂寞……

对于他而言,我的笔锋再也不忍锐利,连笔尖都缠绕着淡淡的心疼……

对于小说而言,即使他的躯体化为灰烬,他的精神和灵魂将永远如旭日东升。

+

每做一页笔记都让我吐一口老血😂藐视普通心理学的下场就是理解以后狂做笔记!

+

随写我的感受

青山隔晚秋,不知凋零几时有,更吹落几处闲愁。遥望神仙客,大醉云端会友,望街楼,揽锦绣,看遍熙攘人流,声色犬马,人皆所求。

困书卷,冷意上心头,红颜皱,染墨香为铜臭。敢问否,思无邪?任风霜,心依旧,怕清辉渐瘦,冬风吹着秋月走,怎忍得,沧海永泻,年华似水流。

(我找遍了很多地方,朋友圈,微博,空间等等,最后还是选择发在乐乎,可能,是因为这里认识的人少吧……所以,一切都是单纯的。)

+

转瞬已冬风(中-他怕死)

快入冬了,风也越来越冷。

月明星稀,静谧狭长的小路上,只听到马车“哒哒”的颠簸声。

老马在黑夜里奔跑着,车轮的榫铆“钉钉”作响,仿佛大战前微弱的哀鸣。

马车上。
噬魂盅的毒已解,可仍旧四肢乏力,肺腑隐痛连连。假寐的李寻欢艰难撑开眼帘,余光见身旁的龙小云正掀开车帘,望着外面的密林出神。

皓月坠林,几只萤火虫在草丛里飞舞,两侧杨树林长得高而直。

月光柔和了少年脸庞的轮廓,龙小云眉宇舒展,清澈的眸子里褪去了阴骛,倒映着眼前不断闪过的夜景,眼里流露出少年的憧憬。

李寻欢在身后静静看着龙小云,心里一阵难受,这孩子在无人时,才肯显露少年的心性,或许,他做出叛国的行为,仅仅是渴望得到别人的注视吧,是自己和诗音之间的阴差阳...

+

转瞬已冬风(上-逃亡)

“你……没事吧?” 

龙小云强装镇定,看着他惨白的脸色问道。


 “我没事,你没受伤吧?” 

意料之中的回答,龙小云脸上浮现出讽刺的笑:“我当然好好的~你刚刚怎么了?” 


李寻欢顿了一瞬,道:“可能是运功过快,真气反噬了……” 


“是噬魂盅。你自己知道吧。其实你也没必要瞒我,难道你以为我会心疼你不成?” 

龙小云悠哉的坐到一旁椅子上,饶有兴致的望着虚弱的李寻欢。 


李寻欢轻声绕过这个话题,问道:“尧城情况怎么样了?” 


“我已上报天子,请调三万铁骑驻守尧城,五万大军挥师东进万鹤山...

+

【神的随波逐流(十九-他的回答)】

“阿哲对不起……我知道这事没那么简单,但我实在不想多事了。我瞒着你买了比你早两小时回s市的机票,如果你能平安回来,我一定告诉你真相。”


阿静不停地跑,逆着人流,叫了滴滴,车急速驶向迷雾中。

“浮生实若梦,世事本迷离,你不会为今日所为后悔的。”

刚下车,空灵飘渺的声音再次出现在阿静脑海里,她立即停住奔向机场,猛呼一口气,掩饰住内心慌乱:“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做了,你该兑现承诺,把我爸妈恢复了吧,还有,不要伤害阿哲……”


半晌,那声音毫无回应,阿静只觉脑神经一痛,没来得及呼救,便失去了意识。


火,似一条盘踞在教学楼的大蛇,散发着贪婪的光芒和热量。

呼救声犹在耳畔,我看了一眼身旁...

+

【神的随波逐流(十八-骗局的开端)】

他身着灰色衬衫,目若沉水,静静凝视着我,好像故意在等我一样。

那墨色星眸冰冷漠然,浑身散发着肃杀孤凌的气场,令人不敢靠近。


我和他保持着距离,停住了脚步:“你来这干什么?”

他不再看我,迅速向后扫了眼。

阿静穿过浓雾,追了上来,惊讶地看向杨小二,却被他强大的气场震得一时哑口无言。


“你又干什么了?”

我见他胸前衬衫透着星星点点的殷红,如落梅绽放,知道这家伙又用了神力,导致旧伤复发了。

他淡漠清冷地望着我,缄默不语,那一刻我依旧忍不住失落,为什么相处了这么久,他的目光还如初见般寂若死水……之前的几个瞬间都是错觉吗。


“阿哲,你弟弟怎么在这?”

阿静朝四周看了看,等信...

+

【神的随波逐流(十七-赶往d市)】

一早拉开窗帘,昨夜勿望峰大火没能带来暴雨,窗外是万里无云的晴空,我有些庆幸。


转头看看还在闭目养神的家伙,我低声怪道:“你晚上可从来没睡过啊,神马情况,突然嗜睡?”

我狐疑的走过去探探他额头,好端端的啊~


为了赶早上九点的飞机,顾不了许多,我无奈耸耸肩,径直收拾东西去了。


他蹙了蹙眉,缓缓睁开双眼,古井无波的目光望向被轻轻关上的房门。

闭目凝神感知d市的情况,他听到机甲的摩擦声,子弹上膛声,军队集结声……还有学校的读书声,婴儿咿呀学语的声音,悦耳的鸟鸣声……


再次张开双目,此刻耳畔变成了小哲的刷牙声和碗筷交杂声。

他想到这孩子将要面对的残酷结果。

梦境里的人间也...

+

【神的随波逐流(十六-母亲)】

暗夜无声,我抬头看看墙上的钟表,已经十点多了,小区大多数人家已睡了。

浓浓的烧焦味夹着秋风从纱窗缝里钻进来。


在桌前灯下,我望向窗外天空,天色昏暗,云层已将月光遮挡,这场大火恐怕会带来暴雨。


一小时后,游戏分析报告已经写完,我正梳理排版,心里却感到一丝不安,最后竟看着悬停在word文档上不断闪烁的光标发起了呆。


很快,外面下起了雨。


雨滴,星星点点打在窗玻璃上,空气潮湿起来,渐渐淹没了大火的味道。

我不由得想起杨小二,下雨了,他没拿伞…


猛然为这样的想法感到意外,没想到,在我心底已经把杨小二当作普通人看待了。

从初见至今,他脸上除了麻木漠然,渐渐有了些神情,...

+

【神的随波逐流(十五-勿望峰)】



最近曾多次忆起我和扣扣初见时的情景:

我们在藕塘区的考研基地宿舍里,大家是第一次见面。

“你叫唐扣扣?你不会和腾讯企鹅有关系吧哈哈!”
我忍着笑意道,大家也笑着向扣扣投去疑惑的目光:“是啊这名字太好记了,你爸妈是怎么想的?”
扣扣哈哈大笑,拿了苹果分给大家,咬了一口:
“我每次在微信加好友,介绍自己的时候,对方老以为我是跟他们要QQ号!”

那段日子,天天上课到晚上十二点多才回宿舍,还要在大厅里用wifi查资料。

无论多么忙碌疲惫,我们宿舍总能传出扣扣和我此起彼伏的笑声,她张扬肆意的大笑,总能感染大家。

如果说前几日,我怀疑,现在的我们是否也能和那段日子一样无所猜忌的大闹大玩。

那么现在,看着怒气冲冲的扣扣,我已...

+

很爱《英雄虎胆》这部剧,上学时候看的,男主雷震霆的帅气霸气睿智风度至今难忘!
当年的刘小锋意气风发,风流倜傥,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着独特魅力,比当今的白脸小鲜肉们帅出好几条街,实力碾压!

+

【神的随波逐流(十四-你不像神)】

“以后,这种事别再做了……”


他听到那个女孩这样说时,心里像被人轻轻戳了一下,带着温和的震颤。


他只是做着恪守神的职责的事,不论是违背天道还是人伦,即使魂魄消弭,永世不存也是理所应当。


他从未奢求任何回应,在过往那些被选中的人那里,他获得的只有恨,面前这个女孩却说出背离人类立场的话,这让他很意外。他记住了,但很快又在心里自嘲道,她会恨我的,如果她知道未来的事,一定后悔今日所言。


他有时候希望这一切不是他的一场梦,尽管梦里充满了私欲污秽的事物,但依然有美好的充满希望的东西茁壮成长着……


他抱着歉疚,用残余力量去弥补所有遇到或被母亲选中的人。


他了解凡人的疾苦和...

+

【神的随波逐流(十三-你的眼神)】

小说里的神,手执神兵,面目威严,伫立云端,睥睨万物。

传说中的神,逍遥自在,归隐于天外天仙境之中,言笑晏晏,举盏更酌,洒脱至极。


我遇到的神却狼狈执拗,还有点傻,他做了很多身为神不该做的事,连我这个他梦里的平凡人都觉得诧异,不过也有一种莫名的认同感。


神界。


“娘,二哥又把人救回来了……”

“看来你二哥已经知道了。”

“他为了虚妄之物这么损耗神力,再这样下去,他的神魂会受不了的,那玄天翯之眼可就……”

“唉,再等等,我另想对策吧。”


神的梦里。


“扣儿,我们先回去看看杨小二吧。”

我提议道。

“行~~听你的~~”

扣扣拖长音无奈道。

开往我们租房的...

+

【神的随波逐流(十二-复活)】

mfz游戏公司虽是个新兴企业,但发展的很好,校企合作和签约合作方越来越多,进来的新人也逐渐增加。


临近清明假期,公司准备周六团建,目标是,与s市相邻的m市,名声赫赫的波聿山。

波聿山属沿海山脉,由于海风侵蚀风化,山势平缓,植被茂密,在山顶能俯瞰整个m市风光。


“扣儿,麻烦你照顾下杨小二。他,他身体不太好……”

我出发前,不放心的嘱咐扣扣。

“你放心去耍~你老弟尽管交给我们!”

燕儿和雨儿信誓旦旦地向我保证,过来找扣扣玩时,一定帮忙好好照顾杨小二。

而我担心的却是扣扣说漏他的身份。


那晚扣扣晦暗不明的笑容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,她对我哭着说了她外公的事。

父母离异后...

+

【神的随波逐流(十一-夜色下的月色)】

神界。

仙雾缭绕,神殿若隐若现。

间或自云间飘来无数跃动的幽蓝灵体,好似精灵穿梭于晴空万里。


岁月对神界来说,是喑哑无声,可有可无的东西。

只剩寂寞,无可奈何的漫长寂寞。


“娘,你是故意让他们在事件结束后发现二哥的?不过,二哥好像发现你改变梦境了,他在耗费神力帮助那个女孩。”

莲款款踏云,进到神殿内室。


“他对那些虚妄之物倒是上心,但,他力量损耗太大,已经没有能力封印玄天翯之眼了,除非能获得人的情感,人神合一才能大成。”

瑶一边透过古镜观察着众神的殿宇,一边漫不经心的解释着。


“我看二哥的裂魂术已臻化境,待他主魂到达玄天翯之眼,神魂相汇时已经达到神力顶端,还需...

+

【神的随波逐流(十-暴露)】

自那天晚上的死党聚会,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,我们的生活基本步入正轨。

Mfz游戏公司收纳我作为了成员。 


前阵子租房刚经历过一顿翻天覆地的大扫除。

春日阳光透过窗纱照进木质地板,整个屋子亮堂起来。


燕儿常带着自己做的寿司来做客,还帮着我们打扫卫生,扣扣开心地大呼“贤妻良母”。

事实上,燕儿的美食都是给杨小二的。

“我也不知道小二喜欢吃什么,几样都做了点。”

燕儿打开食盒,把菜都放桌子上。

“他平时饭量不大,一般也就吃点蔬菜,呃,我的意思是,别的也吃,就是少点。”

我看着众人鄙夷的目光,解释道。


后来,燕儿每次来带的都是青菜萝卜,我们也就没了吃的兴致。...

+

© Corrine | Powered by LOFTER